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断头游戏】【编译:RealSelf】(原文作者:Amy Alexis)
【断头游戏】【编译:RealSelf】(原文作者:Amy Alexis)
编译:RealSelf
字数:4965


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。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。

  我喝醉了。

  我并不常喝酒。

  但是我今天在办公室度过了艰辛的一天,我需要放松一下。

  我的女朋友们利用这一点,和我打了一个睹。

  有一间断头台性爱俱乐部在市中心开幕。

  那并不是那种你在色情网页或是网路上浏览随处可见的俱乐部。

  有癖好的人知道该去哪里寻找癖好,正如有毒瘾的人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可卡因。

  我对于被斩首、尤其是在性爱的过程中受斩的想法总是感到异常兴奋,我所有的女朋友们都知道这件事。

  这是一种幻想。

  我们大家都拥有幻想,不是吗?

  这应该是这类念头唯一该存在的地方─只是一种幻想而已。

  当我走入俱乐部时,我的肌肤感到一阵刺痛。

  差一点就让我酒醒……差了一点点。

  我看见一个男人,俱乐部内唯一的人,从一座设有硬木床的断头台上抬起一具无头的赤裸女性尸身。

  他几乎可说是含情脉脉的把尸体抱到一架钢制轮床旁,让其躺了上去。
  接着他走回去,拎着沾染深红鲜血的蓬乱金色长发,将那名女子的头颅从血淋淋的柳条筐内提了起来。

  她的眼珠转动,她的嘴巴开合。

  我感到强烈的欲火焚身。

  我以为这家具乐部只是个幻想俱乐部。

  我以为这只是为癖好者开设,但是这名女孩很明显已经死了……或至少濒死。
  「晚安,塞西利雅(Cecilia)。」他说话的同时将那颗头颅放进一张绿色的垃圾袋内。

  然后他看到了我。

  我认为我令他吓了一跳。

  「噢,哈啰,」他说道:「我的名字是伦斯(Lens),请问我可以为妳做些什么呢?」

  他在垃圾袋的顶端打结。

  「你是不是才刚刚杀了她?」

  「这个嘛,这是其中一种说法没错。但由我来说的话,她很享受这过程,这正是她所想要的。」

  「可以让我看看吗?」

  「……她的头吗?」

  「是的。」我说道。

  「当然可以。」他微笑着打开了垃圾袋,抓着她的头发把脑袋提起来。
  我走过去近距离的观看。

  她的眼睛向我瞄了过来。

  她依然还有意识。

  她应当如此。

  「她可以看到我耶。」我说。

  「是的,她们还会保有意识很长一段时间。」

  「所以,为什么要把她装进袋子里?为什么不让她享受她最后的时光呢?」
  「我今晚快要关店了,我打算把握时间来做清理善后的工作,『希尔优质肉品(HillsFineMeats)』在20分钟内就回来这里搬走尸体了。」
  我想她正试图跟我沟通,我尽可能的接近她。

  我从未见过一颗真正的断头,更不用说是一颗新鲜的、甚至还能盯着我看的头。

  「她是个漂亮的姑娘,对吧?」他说道:「和妳有点类似。」

  我脸红了,我可以从他的眼神中看见他的评价。

  「现在我得以好好的欣赏她了,我不认为我会将她丢弃,」他说:「她可以漂亮的挂起来,妳也同样可以成为美丽的装饰品唷。

  我即将关店了,但如果妳希望我取下妳的脑袋的话,我倒是很乐意这么做。
  妳是个大美女,而且妳的身体足以让希尔肉业支付我一大笔奖金。」

  他将那颗脑袋抬高,看着她的眼睛说道:「妳认为呢?塞西利雅?妳今晚是否愿意有人陪伴呢?」

  那女孩几乎要露出微笑的表情了。

  看起来有点勉强,但她已经尽力。

  「漂亮的姑娘,请问妳的芳名是?」

  我再次脸红,「艾美,艾美?亚历克西斯(AmyAlexis)。」
  「嗯,很高兴认识妳,艾美。」

  他伸出自由的那只手要和我握手。

  我也伸出手,而他牢牢地握住我摇一摇之后才松开。

  「当然啰,不是每一个女孩来这里都希望自己掉脑袋的,」他微笑道:「但大部分都是如此。」

  他将金发脑袋放在一根钢叉上,让她可以向下看着我们。

  这也让他的双手都空出来了。

  她隐隐约约的挪动她的嘴唇,虽然不明显,但看起来就像她要说话一般。
  她的血管裸露着、滴着鲜血、外露在她的断颈处。

  我对于这副全然病态的样貌感到无比敬畏。

  伦斯走到附近的一个水槽,将双手的鲜血洗去。

  他用一条白色的手巾布擦干双手走了回来。

  他靠近我,站得很近,他的视线上下打量着我的身体,面带微笑。

  「噢是的,妳是一个极品,妳何不脱光衣物,让我能够好好的欣赏妳呢?」
  我退后一步,转头不看他,假装正在环顾四周。

  「噢,」他说道:「妳很害羞,真可爱啊,我在这里没遇过太多害羞的客人。」
  我对他微微一笑。

  他长的真的很帅,个子高,肌肉发达,又清瘦,脸上带有一天份的胡须,还有蓬乱的长发,我可以想见女孩子多么轻易就会被他诱惑。

  「裸体会比较好,妳知道的。」

  「噢,我并不想死,」我说道:「我来这里是因为跟朋友打赌,我对于这种事存有幻想,但也只是这样罢了。」

  在我说话的时候他靠近了我,靠的非常尽,让我闻到了他的香味。

  那是混合着木质与古龙水的麝香。

  我闭上双眼徜徉在其中。

  他解开了我破损牛仔裤的钮扣,将他的手滑入我的内裤。

  他连试都不用试就找到了我的G点。

  我发出呻吟。

  他露齿一笑。

  「感觉好一点了吗?」他说。

  「唔嗯………是的。」我的眼睛依然闭着。

  「高跟鞋和破损牛仔裤,」他说道:「我一向喜欢它们。」

  我的衬衫敞开了。

  他将之脱去,还有我的胸罩,然后他爱抚着我的乳房。

  我的乳头硬了起来。

  要隐藏我的性欲是不可能的了。

  他知道我湿了;他知道我硬了。

  他将我横抱起来,抱着我走到一座没有血渍的断头台。

  「我曾见过女孩子们在事后还能高潮的。」他将我轻轻的摆上去之时,在我的耳边低语。

  我平躺在木板上,目光朝上盯着这座死亡机器的梁柱。

  那口铡刀尚未升起。

  他的舌头在我的右乳头画圈。

  他的手温柔的抚弄我的阴蒂。

  我将双手插入他的黑色乱发中,把他的脸拉向我这里。

  我们的嘴巴大大的张开,我们的舌头相遇,表达各自的饥渴。

  他撕开了我的裤子。

  将它和我的内裤一路沿着我的腿部拉开,通过脚跟彻底的移除。

  他把那些衣物随意的丢在房间的一处,然后迅速的回到我如今已完全赤裸的胴体旁。

  他再度亲吻我,接着停下动作,仿佛有什么事情出错了的样子。

  我伸手召唤他。

  他正在仔细看着我。

  「天啊,妳真是美丽。」他说道,然后爬到我身上。

  他一次又一次的亲吻我。

  我可以一整晚和他吻个不停。

  他坐了起来。

  我伸手穿过他的衬衫,抚摸他裸露的坚硬腹肌,托着他结实的胸膛。

  他非常的美味可口,他的每一吋都是如此。

  他拉动一条细绳,铡刀随即迅速的升到顶端。

  当我看见那致命的锋利钢铁的反光时,全身顿时感到一阵波动,那既是颤栗也是快感,上方的铡刀落在视线之中,提升并增强了我原先就已经高昂的性欲。
  他把绳子咬在他的嘴里,这样他就能空出双手把我的身体向前推。

  他一手捧着我的头,另一手打开半圆槽的上半部,再将我的颈部安放到下半部的半圆槽。

  他关上半圆槽的上半部,将我确实的困在里面,同时遮蔽了我所有的视线,除了顶端那口闪耀的钢刀之外。

  现在我就是想动也没办法动了。

  「妳說過妳不想死,」他窥伺着那个把我的头部固定住的半圆槽的缝隙说道:「我不确定该不该相信妳,但是我会让妳自己证明。把嘴巴打开。」

  我张开嘴巴,他将控制铡刀的绳子塞进我的嘴里。

  「现在,咬住吧,即使铡刀很重,妳会发现用牙齿咬住绳子并不困难,拜那些滑轮所赐,妳看。」他把它们指出来,「如果我没办法取悦妳到妳愿意松口的程度,今晚妳就可以带着一份妳永远无法忘记的快感和故事回家;

  但是,如果我让妳舒服到妳不小心张开嘴巴的话……嗯……那么我就得到一颗美丽的头颅来摆设了,希尔肉业也能得到一具美丽的胴体来处理,妳同意吗?」
  我咕哝了一声并且点点头,这是我唯一能做的。

  如果我开口说话,那我就死定了。

  「我们称呼这个叫做『断头游戏』。」他说。

  我看不到他在做什么,但是我能感觉到就很够了。

  他的舌头持续在我的乳头画圈,还有另外一个东西…我不知道那是什么…感觉像是一根被微风轻拂的羽毛,正在摩挲我的阴蒂……

  噢天啊,竟然在抚弄我的阴蒂,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类似的东西,我的身体就快要爆发,但是我强行忍住……我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屈服,但是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求他的接触,每一个细胞都打算回应。

  我呻吟着,再呻吟着,我已濒临高潮。

  接着……

  我不能让我的牙齿分的太开,但是当一波快美的潮流冲向我的身体时,我的背部弓起,就在那一瞬间,我发出致命的浪叫,我猛然睁开双眼……

  铡刀的速度飞快!

  我看见它急速的冲向我。

  「咚」的一声,它撞击在我脖子下方的木头上。

  紧接着,我的视野变成了柳条筐的内部,我立刻就知道自己已经输掉「断头游戏」了。

  我的头被拿起来了。

  经转动之后,我重新看见他。

  他藉由抓着我的头发来提起我的头,向我微笑着。

  「艾美,」他说道:「妳松口啰,看呐。」

  他把我转过去,让我看见我赤裸的胴体。

  它正在狂喜的剧烈颤抖着,仿佛被电流穿透似的。

  我再次看向他。

  「现在,看好喔。」他说。

  他想必是把我放在一根钢柱上,就像塞西利雅那样,因为我的视线朝下才能看到他,而他并没有继续拿着我的头。

  他走向我的身体……抓着一只脚踝将整个身体拉离铡刀处

  曾经连结着我的头颅的横断面,如今伴随着急速的心跳节奏一下又一下的喷射鲜血。

  他对着我笑了笑,把一根手指放在我的阴蒂上。

  我竟然可以感觉得到。

 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办到的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能感觉到,而且这感觉非常舒服。

  「看吧,」他说:「我告诉過妳,我从妳的眼神中就看得出来了。」

  他开始利用那个道具抚弄我的阴蒂。

  我现在可以看清楚那是什么了。

  它的确在尾端是根羽毛,但除此之外还连结着一根小型的管子不断的送出空气。

  噢噢噢噢,我试图呻吟,但是声音发不出来。

  他持续的玩弄我,直到比第一波更强烈的第二波高潮席卷我的身体为止。
  他走向我。

  「我很高兴妳享受这个过程,艾美。」

  就在此时,另外一名身穿「希尔优质肉品」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  「一整个下午的营业只有两个收获吗?」那男人问。

  「恐怕就是如此喔,杰克(Jack),」伦斯说道:「这是个漫长的午后啊。」

  在杰克忙着检查塞西利雅的肉体时,伦斯将注意力转回到我这边。

  「唉呀…」他说:「很抱歉我们的欢乐时光这么快就要结束了,艾美,但是我先前告诉過妳希尔肉业的人就快来了,在他们把妳的身体带走之前,我们还可以小聊一下。」

  「这个很不错,伦斯,真的不错,」杰克把塞西利雅抛到肩膀上时说道:「我很快就会回来收取另一个。」

  「慢慢来吧,杰克。」

  待杰克离去后,伦斯退到一旁,让我可以再度看到我的身体。

  颤抖的速度已经减缓,但是还没完全停止。

  杰克很快就回来了。

  他直接走向我的身体。

  他抓着我的脚踝,抬起我的一条腿,然后将他两根巨大粗壮的手指塞进我的阴部。

  我感觉得到。

  「嗯………」他说:「温暖、湿润、而且还在收缩,非常新鲜。我喜欢它们的这种状态。

  而且这是一个极品的肉穴啊,伦斯,光是这个肉穴就能为我们店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了。」

  突然间,我的身体坐了起来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我并没有控制它或是期望它发生、甚至连这种念头都没有。

  杰克转头与我的视线交会,露出微笑。

  「妳依然保有一些生命力对吧,小姑娘?」他对我说道。

  「她叫什么名字?」他问伦斯。

  「艾美,」伦斯回答:「艾美?亚历克西斯,我记得她是这么说的。」
  「嗯,艾美小姐,妳拥有一个极品肉穴,我希望妳喜欢老伦斯这里的服务,那些姑娘们通常都很喜欢。」

  接着他把我的身体扛在肩膀上,朝着门口走去。

  「明天见啰,伦斯。」他说道,然后带着我的身体离去。

  「晚安了,杰克。」伦斯回应。

  伦斯对我微笑着,将我同样插在一个钢叉上,面向塞西利雅。

  我看向她,期望她的眼神中还留有一丝光芒,但是她已经彻底的死透了,我知道自己很快就会随她而去。

  「艾美,」伦斯正在固定我的头发,「妳是如此的美丽迷人,我要让妳知道这一点。」

  他温柔的亲吻我的嘴唇。

  「我会将妳醒目的、骄傲的展示出来,妳现在可以休息了,到了明天早上的时候妳早已彻底死去,我会在当天的第一批女孩抵达之前将妳摆设完成。」
  我看着他走向门口,关闭电灯,把我留在黑暗之中。

  他的身影停留在开启的大门口,虽然模糊,但是透过街灯还依稀可见。
  「晚安了,艾美,好好睡吧。」他说完以后关上俱乐部的大门,转身离去。
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。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